中考选科成咨询热门

2017-09-11


今年入学的初一新生即将迎来北京新中考,在“师爱无尘——难忘师生情”教师节大型公益活动的咨询区域,不少初一新生家长向老师们咨询选考、生涯规划、阅读素养提升、传统文化学习等相关政策。


12版初中教师现场咨询图.jpg

老师解答家长的咨询。 摄/本报记者 云凯杰


面对新中考 生涯规划要提前



“听说北京新中考改革除了考语数外,其他科目要5选3,我们该怎么选科目呢?”今年入学的初一新生即将迎来北京新中考,在咨询现场,不少初一新生家长向老师们咨询相关政策。


在清华附中朝阳学校生物教师冯清华看来,面对新中考和新高考方案,学生的生涯规划指导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迫切,中高考改革已经驱使家长要更早地发现和引导孩子的兴趣并进行生涯规划。


作为教师而言,如果在日常教学中发现学生在某方面特别感兴趣,就需要进行及时的指导。


北京十一学校生物教师王春易认为,新中高考改革已经开始倒逼学校和家长去学会尊重学生、尊重学生的选择。“我们往往认为初中生什么都不懂,其实孩子们有无限的潜力,他们比大人想象的更聪明、更独立。”在十一学校,数学一门学科就有5个层级的课程,体育课有35个模块,艺术课有33个模块,学校提供几百种课程。初一新生一进校就要自主分层走班,在这种高度自主选择的过程中,学生的表现超出了老师们的想象。


职业生涯规划课程也是十一学校一门非常重要的课程,学校会多维度提供机会让学生充分了解某一职业。王春易建议,学生如果对某一行业感兴趣,可以亲自去公司体验考察,了解某一职业真正的工作节奏和所需技能。同时,阅读这一领域的入门书籍和有成就者写的书籍,从多方位了解这一行业。“孩子的兴趣可能会经常改,但是没有关系,在一次次的了解中,学生会找到真正所爱。家长也要学会倾听孩子的心声,这样才能更好地帮助孩子找到自己所要努力的方向。”王春易说。



亲子共读 和孩子分享阅读体验 



“老师,我们家孩子不是特别爱读书,怎么能提高孩子的阅读量呢?”“老师,您有可以推荐的阅读书目吗?”“老师,孩子读一整本书的时候,我们该做什么样的指导呢?”在咨询现场,关于阅读的话题也是家长们关注的焦点之一。


北京市第二十四中学语文教师段秀丽认为,在阅读书目的选择上,经典名著是首选。数目众多的经典名著中,可以首选教材中推荐阅读的名著名篇,比如《朝花夕拾》《西游记》这些明确要求阅读的书籍就要精读。其次,可以阅读相关作者的其他著名文章,如除了《朝花夕拾》,鲁迅的其余关于回忆的作品也推荐阅读。


段老师特别建议,家长可以和孩子一起阅读同一本书。“初中阶段的孩子已经进入了叛逆期,很多话不愿意和家长交流。如果家长可以和孩子同步阅读,也为亲子交流提供了话题。”段秀丽说。


北京教育学院朝阳分院教师陈沛建议,学生阅读的门类需要多样化,不只阅读文学类作品,传记、科幻类、社科类作品都需要广泛涉猎。对于整本书阅读,陈沛建议要实施一定的阅读策略,如,整本书阅读与精读的阅读方式是不同的,整本书阅读时可以更加关注重点章节和重点人物。



传统文化是一种精神涵养



“我们家孩子从小就背诵《三字经》《弟子规》,要学好传统文化,还要注意哪些问题?”“现在各种场合都在谈学习传统文化,学习国学,我们平时应该怎么让孩子学习传统文化呢?”咨询现场,家长们关心的话题还有传统文化。


“对于传统文化,其实更注重的应是精神涵养,家长们大可不必过于担忧。”北京教育学院朝阳分院教师陈沛认为,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往往和传统文化有着亲密接触。如过传统节日,去文化胜地旅游,家长完全可以把日常生活中的经历作为让学生了解传统、继承传统的契机。


段秀丽认为,传统文化是潜移默化的学习和传承,老师在授课时会让学生先了解、关注、联想到传统文化,在文字里逐渐感受文化,结合现实生活进行引导,这样对于传统文化的学习和感受才不会空洞。



花絮


老师,文言文总是记不住,怎么办?


咨询现场,一位背着双肩书包的初一男生独自一人来到段秀丽老师的咨询桌前。“老师,我不是很喜欢背文言文,我觉得特别不好记忆。”这位学生压低声音说。


什么样的文章你觉得不好背诵呢?能举个例子吗?学生一时语塞。《陋室铭》怎么样?“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学生背诵道。


“这篇文章为什么记忆得如此深刻呢?是因为押韵,多读,自然成诵。有了阅读兴趣,作者的写作意图就了解了。” 


“可是一些文章读起来很无聊。比如一些写景色的。


“《岳阳楼记》这篇文章读过吗?里面有大段的景色描写。”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是范仲淹被贬之后写的文章,你去了解一下范仲淹的经历,会对他的心态肃然起敬的。然后,你读他的文章会有更多共鸣。”


“老师,新教材新增加了很多文言文,意义何在呀?”学生又压低声音问。


“新教材增加文言文并不是让大家抠每个字词的含义,也不是死记硬背某些段落,而是要大家爱上最美的中国古典文言词句。”


“嗯。”学生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文/本报记者 赵翩翩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