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爱,播洒在 青春年华里

2017-10-31


新学期开始的时候,话剧社招新。因为是盲选,我发现话剧社来的这些同学好像都是一些闷葫芦。自我介绍就一个名字搞定了。于是,我给了他们十几首诗,说让自由朗诵,结果心意相通地全选了最简单——或者说最短的一首——就糊弄完事儿了,统统没有什么表现欲的样子。其中有个女生,更是羞得死活张开不嘴,弄得大家都有些尴尬了。


看到这群高一新生的时候,我感受到了我们之间明显的隔膜。他们并不熟悉我,自然也谈不上喜欢我。可能在他们看来,在这个社团里,老师含含糊糊,毫无威严,几个学子嘻嘻哈哈,但明显有恃无恐,打闹之间,说翻脸就翻脸。其实,这是学校社团活动存在的一个根本性问题。那么,最初的动力,到底来源于哪里?在几乎没有什么报酬的情况下,学生或老师抛下课余时间,跑过来训练和活动,凭什么?那需要的,是爱。对活动的爱,和师生彼此间的“爱”。对于职高的学生来讲,师生间的爱”,也许还要排在前边。因为学生的年纪还小,在之前的学习和成长中,缺乏相关的引导。


在很多时候,甚至并不知道自己真的喜欢和擅长什么。那么所能寄望的,大概也就是,老师和学生之间能够相互了解和信任。老师能够帮助学生发掘自己的特点。而学生也能够依照老师的指点,在社团的任务中,不断学习,最终找到乐趣,点亮天赋。


记得4月底的运动会,是每年学校的盛大节日。虽然每次报项目和组织方阵的时候,同学们总是怨声载道,好像给他们添了多少麻烦。


但真弄起来,却是真正的、难得的全民动员的集体狂欢。而正在此时,合并班的优势便再度显示出来:常老师强势带头,让运动神经好的同学报齐了项目,又组织排了入场方阵;我设计入场表演,又组织没项目的同学写通讯稿。


当学生们喊着这样的口号走进赛场的时候,还真有一点军纪严明的样子。不过今年的入场式,居然意外的华丽。可不是凭着一两句口号,就能吸引人注意力的。有的班表演了双截棍,有的班表演了齐眉棍,有的班表演了跆拳道,有的班表演了少林拳,有的班表演了热辣街舞,有的班表演了空手劈砖……在接下来的正式比赛中,为了强调趣味性和协调性,运动会基本上取消了激烈竞争的项目,代之以集体合作的娱乐项目。于是,我们看到运动接力项目,学生风驰电掣,生活委员快马加鞭。


回顾与学生相处的点滴,无论是引导热火朝天的社团活动,还是设计运动会表演,都充满了爱与关怀。也正是在爱的灌溉下,我与学生经历了这两年共同的成长。


□文/本报记者 张莹(根据李亮《青春好似大脸狗》整理)

李亮(求实职业学校教师)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