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石文化:石头里打磨出的课程

2017-10-31


核心提示:玉在山而草木润,渊生珠而崖不枯。玉这种天然造化的精美之物,与人类文明息息相关,承载着深厚的世界民族文化。在北京市昌平区平西府中心小学,邵国富校长将玉文化教育作为学校办学特色。本期,我们一起走进他们的玉石文化课堂。


■课堂实录


诵“玉”字之诗品诗外之情



“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义……”在一楼阶梯教室里,赵影老师带来了主题为“我不再是一块普通石头”的德育课。


战国时期,赵惠文王得到了一块楚国丢失的名贵宝玉——“和氏璧”,秦昭王愿用十五座城池换取。蔺相如见秦王并无诚意,急中生智,对秦王说:“这块‘和氏璧’有一点小瑕疵,让我指给大王看。”尔后从秦王手中夺回宝玉,完璧归赵。课堂上,赵老师给二年级的孩子带来了一个关于“智”的故事。


在六(2)班的教室里,蔺一萌老师正带领学生轻叩玉文化诗词大门,书声朗朗。同学们齐声诵读“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等诗句,从《凉州词》到《将进酒》,君子以 “玉”比“德”,文人墨客也常常借玉来表达情感,如王昌龄在《芙蓉楼送辛渐》中,一句“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比喻冰清玉洁,突出了玉石高洁的品质。


赵影老师告诉我们,人的成才过程与玉石成为美好器物的过程是相似的,都需要打磨和雕琢。玉文化的学习,能够使学生了解中国的传统文化,让学生在玩中学,学中悟,在增长知识的同时,理解玉德的内涵,逐渐养成修身如玉的品性。


赏玉石之美习民风民俗



极品玉,昆仑巅,雪山下,和田滩。刘宏老师则带领五年级的同学开始了寻玉之旅。他告诉学生,新疆和田玉在传统玉石中占据着首屈一指的地位,在我国已有7000多年的历史。和田在古代被称为“于阗”,意为“产玉石的地方”。因和田玉分布于昆仑山脉。昆仑山因此也得名为中国第一玉山。


伴随着一张张精美的图片,我们被带入到羊脂白玉的世界:颜色均一,质地细腻,外表光洁,散发出纯净的光泽。我们得知,和田玉是世界上罕有的白玉,羊脂白玉为和田玉所特有,极为名贵。


刘老师还告诉我们,按产出的环境区分,和田玉分为山料、籽料和山流水料。山料是山上开采出来的原生矿石,块头很大,有棱角;在冰雪消融,山川融化的过程中,山流水料则是经雨水、雪水冲刷后,流入到河流中上游的石头,典型特征是棱角消磨了一些;而籽料则是长时间经河水冲刷,因此也打磨得更为圆润。


不知不觉中,下课铃敲响。马艺菲同学告诉记者,在这堂课上,不光学习了玉文化知识,更了解了人文历史。“您知道吗,女娲补天用的就是绿松石,产于湖北。我国藏族人民认为它是神的化身,是权力和地位的象征,代表胜利与成功,因此尤为喜欢佩戴绿松石。”


■专家评课


小小的玉石 大大的世界



微信图片_20171027130827.jpg

吴宝文 中国石油大学附属小学校长,特级教师


平西府中心小学建设“玉文化教育”特色,他们不仅营造了“温润如玉”的环境文化,让学校的每一个角落都成为玉文化教育的无声教材;还带领研究团队,结合学校、学科实际,整体构建了“玉文化教育”课程体系,编写系列校本课程。更为难能可贵的是,他们把课程与我们的课堂教学、与学校的德育教育、与学生的综合实践活动,通过有机的整合、融合,扎扎实实的落地了,让我们的孩子在丰富多彩的课程、实实在在的课堂教学中,艺术审美、科学素养、创新意识、实践能力等都得到了明显的提高,有了实实在在的获得感。



10.jpg


陈晶 北京祥龙大学办公室副主任


学校开设的玉文化课程为孩子们打造了一把链接古今,通往未来世界的钥匙。小小的玉石、大大的世界,该校玉文化校本教材从一年级至六年级对玉石的起源、分类、器型、制作等都有分级分类的概括和研究,孩子们从玉中可以窥见中华5000年传统文化的精髓,给孩子们打开的是由内而外,从古至今的广阔视野。在十九大精神的引领下,引导学生从小树立中华民族的自信心、自豪感。学校玉文化建设是道路自信、理论自信、文化自信深刻内涵的潜移默化,诠释了中华民族全面复兴的内在要求。


■记者手记


从“琢玉”到“育人”


在平西府中心小学,“洗石头”“摆石头”“画石头”已成为学生的一种课余生活;从“磨玉”、“赏玉”到“藏玉”,学生获取到了不光是快乐,还收获了丰富的学科知识。


说起这所学校缘何与玉结缘,还得从关庆族老师说起。关老师是该校的美术教师,痴迷于玉石相关知识的学习。尤其受2008年北京奥运会“金镶玉”奖牌设计的鼓舞,关老师开始结合自己的美术教学,尝试在课堂中加入玉知识的教学内容。渐渐地,他影响并吸引了一批教师加入他的研究团队。


八年,参与教师从不足十人到如今超过三十人。在背后支持整个研究团队的是校长邵国富,他介绍,在此过程中,他不断思考学校应该如何引导教师,把对玉的兴趣迁移到教育工作中?中华玉文化中蕴涵着丰厚的教育资源,“琢玉”与“育人”有着怎样的联系?什么样的教育更适合学生的发展?思考中,隐约感觉到,应鼓励老师以课题研究的方式,带动学校对玉文化与教育的关系进行深入研究。课题组经过八年的研究与实践,逐步彰显了“玉文化教育”的办学特色,实现了学校的育人目标。


□文/本报记者 何文洁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