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孩子需要啥样的国际教育

2017-11-03


国外教育都是轻松又有趣吗?全英文的教学环境就是国际教育吗?这些是不少国际学校的学生家长都关心的问题。在10月27日举行的首届国际化学校高峰论坛暨国际化学校行业年会上,500多位专家、校长、教师汇聚一堂,共同探讨中国国际化学校的发展趋势。参会者一致认为,基础教育国际化关键在于培养具有“中国情怀”和“世界眼光”的人才,而国际课程本土化创新将是国际化学校未来重要的实践方向。


 人才观

“中国情怀”“世界眼光”


近年来,“面向中小学12年(K12)学习的国际教育”逐渐盛行。许多经济条件宽裕的家长把孩子送到国际学校,学习国外中小学课程,准备参加国外的大学入学考试,以回避国内残酷的高考竞争。但进入国际学校是否就等于备战“洋高考”、国际化教育的核心就是全英文教学吗?这些都值得深思。


教育部高中英语课程标准修订组组长梅德明表示,我们的国际化教育,或者我们的教育国际化,根本目的是育人,我们应致力于培养具有中国情怀、国际视野和跨文化沟通能力的人才,具有文化自信和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能传播中国声音、积极参与国际交流与合作的人才。“我们一定要站在本土的角度,解决培养什么人、怎么培养人、为谁培养人的问题,一定要为国家最高利益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和发展服务,这是时代赋予我们的责任。”


“现在国内一些家长存在认识上的误区,仿佛中国的教育都是应试教育;欧美就是素质教育,他们的学生很快乐。但其实一些英美优秀的中学学生辛苦程度不输中国学生,美国的名校也照样看重学业成绩。”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陈志文表示,我们要清醒地认识到,中西方的教育体系是两个不同的体系,我们要慎重选择,不能错位嫁接。



 课程观

国际课程本土化创新


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王本中认为,国际化人才培养,要通过国际课程本土化的创新来实现,其中面临的挑战就包括如何引进国际元素、如何在考试招生制度上与国内做好衔接等。


在IB国际文凭组织中国区发展经理姜艳看来,国际学校培养的学生,最终目的不是出国,而是根据中国孩子的特点,结合国际教育模式,培养出更优秀的中国孩子。“国内外课程融合,难道就是中国老师上一节课,外教上一节课,如此循环吗?当然不是。”


国际课程本土化不是简单地把外国教材翻译成中文教材,而是有一个过程。为此,北京民办教育协会副会长马学雷建议:对于一些国际化的机构,要从输出产品向合作开发转变,国际课程首先是国际合作开发的课程,否则可能做不好国际化的课程。


CAP(中国大学先修课程)可以说是国际课程本土化创新的范本。该课程由清华大学附属中学发起,旨在让学有余力的高中生及早接触大学课程内容,类似美国的AP课程。目前已开发了微积分、线性代数、概率论与数理统计等10门先修课程,并出版了相关教材。截至目前,全国已有300余所优质中学共同参与CAP线上和线下的建设。清华大学、西安交通大学等高校已完成CAP的学分认定工作。约20万人在线上学习了CAP,已有超过1万名学生参加了线下考试。



 行业观

形成全国统一的国际化学校标准


目前为止,我国没有一个针对全国国际化学校的统一行业标准。因此,如何定义国际化学校,如何评估国际化学校的办学质量,是当前国际化学校从业者热议的问题。为此,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国际教育学院院长曹文带领她的团队开始了与之相关的探索与研究。


在本次论坛上,曹文从理念设计、组织架构、团队组成等方面,介绍了亚洲、欧洲、美国学校的认证制度,参会学校代表与国内外专家对标准体系的制定,表示了深切的认同与期待。“国际范围内的教育评估组织有世界经合组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国际学校协会,芬兰有教育评估中心。我们的行业标准如何定义服务范畴、意义和作用,不让它成为束之高阁的课题产品,是我们目前迫切需要思考的问题。” 


此外,我国正大力推进政府职能转变,注重激发市场活力,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对此,许多参会学校代表及专家表示,希望在此大形势下,凝聚国际化学校行业力量,建立一个以凝聚引领、平台服务、规范自律的行业组织,以推动行业健康发展。



■专家声音


我们的基础教育在对外交流、合作、学习、借鉴国际上先进的教育教学理念、经验和技术的基础上,探究如何根据我国的特点,开展国际化理念的学科融合,增进国际理解,确立国际事业,提高国际交流和合作的能力,进而把学生培养成为既有中国灵魂,又有现代眼光的合格公民。

——周承(上海外国语大学副校长)


西方教育有很多优势、优点,要放在文化和制度的体系下,才能深刻理解西方先进教育理念的适用性与匹配性,才能知道可以学习借鉴哪些,而不是肤浅地照搬,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陈志文(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


未来,我们需要培养学生的思维能力、综合能力、分析能力和互动能力。我们要让学生能够在全球跨文化的环境下进行工作,与其他人进行协作,不会错误地理解他们的文化,不会侮辱到他们,可以跟他们友好地合作。同时,我们也要保证学生可以用不同的资源来获取信息,他们都会被要求进行一些研究,然后通过研究来获得一些信息。

——Dr.Susan K. Sclafani(前美国教育部副部长)


□文/本报记者 邓丽 摄/通讯员 卫晟辰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