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拣儿童多处行

2017-11-06


开栏语:老师对学生需要“因材施教”,作为老师,一路走来,也并没有固定的成长轨迹。本版一直关注教师的成长发展、教育教学反思等相关话题,从本期开始,将不定期开设“研修案例”栏目,邀请一位或多位北京名师,谈教育观点、分享成长及研修经历,以飨读者。


■研修故事


如果把人生比作四季,46岁的我已经进入了秋季吧,但我仍愿意从容地在挚爱的课堂里寻找春意,留下芬芳。春天在哪里呢?冰心说:“只拣儿童多处行”,是永远不会找不到春天的。


过儿童想要的生活


孩子每天要在学校十小时,我常常想,这是他们生命中一段宝贵的无法复制的经历啊!儿童的生命是享受灿烂的阳光还是被雾霾笼罩,全靠教师一手缔造。所以当我和孩子们在一起时,更在意他们的心理感受,我愿意和他们一起过儿童应有的生活。


下雪了,教室外的雪花纷纷扬扬,看着孩子们期盼的眼神,我立刻决定停止上课,带着他们冲向操场,打雪仗、堆雪人;新年来临,我们自己搞假面舞会,圣斗士、哪吒、黑猫警长……每个人都戴上面具随着音乐起舞。哪有什么排练?哪有什么规矩?孩子们笑着、叫着,互相揪住对方的衣角,猜着对方是谁;春节庙会,我会早早就和学生约好,带着他们一起品尝老北京小吃、观看绒鸟的制作、和国手下象棋。


2010年,我被评为北京市劳模,北京电视台找来我的部分学生代表进行访谈。我以为他们一定会谈到我的语文课多么精彩,因为我觉得自己最大的优势是在课堂。结果,没有一个学生夸赞我的课堂,他们回忆里最美好的东西就是我带着他们去公园开班会、找秋天、爬香山、踢足球、挨家挨户的家访……


儿童应该用好书喂大


一直以来,我都“以阅读为生”。做了老师,我和我的学生读安徒生的童话、列夫托尔斯泰的小说、朱自清的散文,我们也读泰戈尔、读李白、读普希金。


后来,我成立了班级图书馆,我动员孩子们每学期带到学校里来一本书,我也不定期地往里充实一些读物,丰富学生的阅读。每天中午一个小时,只有我们班的学生人手一册图书,静静地阅读……《草房子》《好狗温迪克》……陪伴他们度过每一个阳光灿烂的正午时光。


真正的教育,从来都不是点石成金、立地成佛的技巧,而是一段春风化雨、自然无为的过程。我一直认为,作为一个老师,读书的姿态最动人。于是,我和孩子们一起阅读,还把我认为特别好的作品读给学生听。我不得不承认,阅读童书,我的心变得更纯净了、更踏实了、更细腻了,更能感觉到人性之美了。


看电影是我主张的另外一种阅读方式。我会联系学生课外阅读的书目或生活,构建主题。我带着学生看过《苗苗》《城南旧事》,也看过《音乐之声》《雾都孤儿》《小妇人》……只要对学生有益的,都成了教学的资源。我关注那些反映儿童生活并乐于被儿童接受的作品。我想:我不能造桥铺路,无力参与慈善事业,只能保有一颗温软心,爱生活、爱阅读,并教会我身边的孩子们爱生活、爱阅读,作为对世界的回馈。


让儿童站在课堂中央


2003年,我成了一名教研员,因而得以经常走进他人的课堂,我发现很多老师喜欢在课堂上表现自己,课堂成了教师的秀场,坐在下面的孩子成了观众或道具,他们小心翼翼地配合着台上的老师,从未敢把自己当作主人。在这样的驯化下,孩子的天性逐渐泯灭,他们的迎合变得自然而然,这是多么可怕和可悲的事情。


今年春天,我到邯郸的一所小学去上课,讲整本书的阅读,结识了一个卓尔不群的女孩子。上课过程中,她一直很积极地参与,我最后推荐图书:“有谁想回去以后把这本书买来读呢?”呼啦啦,一只只小手立刻举得高高的,唯独,那个女孩,低头抠着手指,仿佛没有听见。我很讶异:“可不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你不想读这本书?”她先是迟疑了一下,和我对视了几秒钟,然后坚定地说:“老师,我觉得读书是一种消遣,是一件特别自由、特别率性的事情,读书不是为了完成老师的推荐。假如,我去了书店,可能我本来是想买这本书的,但是挑选的时候,又看上了别的……所以,我不能给你这个承诺。”我带头给她鼓掌,向她表示致敬! 


我评价一节课好坏的第一条标准一定是教师心里是否有孩子,是否把学生放在了课堂的正中央。如果教师设计的目标、采取的策略、做出的评价都是朝向儿童的,课一定会是精彩的。


■研修反思


向孩子致敬


去年秋天,我上完导读课《一百条裙子》不久,就收到了一条短信:“王老师,课上同学们讨论说要捐几条裙子给旺达,我觉得‘捐’字用得不好,因为会更加伤害她的自尊心,如果换成‘送’就会感觉更平等。您说呢?”我心头一震,该是怎样一个灵秀、聪慧的孩子才对语言有着这样超乎寻常的敏感呢?我课上只是肯定了她们的爱心,却真的忽略掉了言语的表达。“捐”和“送”,一字之差,带给人的心理感受却完全不同。一个对生活有着细腻体验和感受的人才会对语言表达有着如此准确的判断。


那天,我想了很久:教师的职责是“教”,要研究为什么教、教什么以及怎么教。同时,教师必须放下身段来“学”,向书本学、向同行学、向学生学。在几十分钟的课堂上,你虽然知道可能会发生什么,却无法预知那些妙不可言的细节或是突然出现的波澜。永远不要轻视任何学生,每个人的内心都可能藏着花鸟虫鱼、日月山河,藏着你没有看到的风物。这个发来短信的孩子,堪称我的老师。


■教师手记


教会孩子“对生命负责”


说实话,初登讲台时,我完全感受不到做教师的乐趣,每天像个被抽打的陀螺,疲于应付一件件琐碎不堪的事情,一想到一辈子将这样过下去,心里便充满了悲戚。有时听到老教师们说,如果有来生,他们还选择做教师,我惊得下巴都快掉了,我想她们不是疯了,就是在说假话。


如今,我在这条路上已经走过了二十五年,我发现,原来她们说的都是真的,假如真有来生让我选择,我也依然会选择做教师,而且一定是小学教师,小学语文教师。这真的是一件太美妙、太享受的事情。二十五年,我逐渐感受到教育力量的伟大,教育者的伟大。一想到自己所做的一切会和一个孩子、一些孩子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甚至会改写他们的人生,我就激动不已,深感责任的重大。


二十五年,我逐渐懂得了什么才是最好的教育。最好的教育,就是帮助每一个孩子找到自己的生命价值,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如此每个人才可能真正对自己的生命负责,这是任何人都代替不了的。教师给予儿童什么样的教育,就意味着教师期待儿童成为什么样的人,度过怎样的人生。作为教师,你所给予学生的教育方式,就是你对于生命的理解的体现。假如你觉得分数最重要,你就会设置考试的魔咒;假如你觉得自由最重要,你就会开拓广阔的空间;假如你觉得生命最重要,你就会教你的孩子懂得珍惜和热爱。


□文/王文丽(北京市特级教师、东城区教研中心语文教研员、

北京市学科带头人、北京市首届名师工程培养对象)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