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方式新变革 我们如何应对

2017-12-07


“改变学生的学习方式,是教育改革的核心问题,也是教育科研的一个重大课题。”日前,由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和中国教育学会主办的第四届北京教育论坛在北京落幕。30余位来自国内一流教育研究专家、相关学者,围绕“学习方式的变革”主题,从不同角度开展了高端研讨。


当前,我国基础教育学习方式呈现哪些新样态,什么因素在影响着学习方式变革,学习方式变革又将带来何种影响?本报记者对此进行了梳理。


2.jpg

生动有趣的学生表演。 摄/本报记者 云凯杰


学习方式变革呈现多样态



“当前的学习方式,是理论创新+技术变革+正在发生的实践变革。具有‘综合化、主体化、场景化、个性化’特征,不再是由分学科教师依据教材面向整班进行讲授并辅以大量书面作业的单一方式。”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院长方中雄认为,综合性学习、项目式学习、混合式学习、共同体学习、融通式学习、学科课堂问题引领式学习,是实践中的学习方式变革样态。


“促进实践学习,是深化课程改革的重要切入点。”在浙江省教育厅教研室副主任张丰看来,学习方式变革,要少一些“课堂学习”,多一些学科实践活动;少一些依托习题的训练,多一些蕴含学习意义的经历;少一些坐着学的“静态学习方式”,多一些“学以致用”的学习实践。



时代发展呼唤学习方式变革



互联网技术、知识数字化技术和移动通讯技术的发展,使得人类获取知识的方式和渠道发生了深刻变革。中国教育学会会长钟秉林表示,要转变教育观念,突破“千校一面”、“万人一面”的培养模式,多样化、个性化地陪培养人才;要遵循教育教学规律和人才培养规律,变革教学方式和学习方式;要通过深化教学改革,构建师生学习共同体,改革传统的课堂教学模式,引导学生自主学习、合作学习、探究式学习。


全球化3.0时代,教育更重视人的个性发展,激活人的学习热情及雄心壮志,注重发展人的社会性能。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史静寰认为,“今天你懂的,可能明天就没用。重要的不再是一技之长,而是学习力。因此,要趁早培养小孩的学习热情。”


跨越边界,建设蓝天下的课堂;互联互通,实现自由自主的学习。北京市朝阳区教委副主任、北京中学校长夏青峰介绍,为“改变学习方式,提升思维品质”,让学生“学会学习、学会共处、学会生活、学会创新”,北京中学倡导并践行“在教中学,在做中学,在创中学,在研中学,在行中学”,着力推行“个性化学习,联系性学习,创造性学习”三项教育改革。



高考改革倒逼学习方式变革



“改革人才培养模式,是高考改革的新挑战之一。”中国教育学会会长钟秉林认为,这需要学校深化课程改革,探索参与式教学和探究式学习;改革学习制度,实施选课制、分层教学、“走班”教学,构建教学新常态;开展学生生涯规划教育,通过开设讲座、体验活动等方式,提高学生的选择能力。


“一线教育工作者和教育研究人员要主动应对学习方式变革的新挑战,锐意改革创新,多样化实践探索。”钟秉林说。


“新高考倒逼学习方式改革。”浙江省杭州市教育科学研究所所长俞晓东认为,选考,给了学生学习的选择性;综合评价,使研究性学习更有效地进入高中教育。“具体体现在:自主学习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受关注;研究性学习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受重视;合作学习成为了一种新常态。”


“考试强大的导向作用,是具有定向功能的通道和桥梁。考试与学习方式之间是教学,只有教学理念和方式转变,学习才会有根本性的转变。”北京教育考试院副院长臧铁军介绍,近年来,天眼、高铁、网络银行、共享单车、网店等新事物在教科书上找不到,但却作为试题背景材料出现在试卷上。“有人质疑,命制这些时髦的题目,目的和作用是什么,依据是什么,超纲还是不超纲?”


“对于这些疑问,我的回答是,这就是当前考试命题的要求。”藏铁军表示,考试要紧跟时代的发展,关注学科和社会发展的前沿,引领教学不断跟进。教科书一时收不进去的,在考试中体现,由此引领教学追踪时代发展,将时代发展内容融入教学中。考试关注学科和社会发展的前沿,引领教学不断跟进,将时代发展内容及时融入学生的学习方式中。


“用考试促进学生加强社会实践的能力。”针对学生高分低能的现象,臧铁军表示,这可能与学生、教师、家庭都有一定的关系,但根本的原因在于考试。“如果把做题和做事变成了两个不相关的独立事件,将理论和实践割裂开来,这是考试的过失。”


“用考试促进学生深刻的伦理和逻辑思考。”藏铁军认为,对于考查内容而言,试题考查的不是题面上的表层含义,而是背后的思想、方法、意境;对于考查目的而言,引导学生关注和思考深层次的问题,逻辑思维、创造精神往往是在问题的背后。他建议,作为教师,最好是引发学生的深思,站在一个高度上看待生活和世界。使课堂上所讲的,合于大道,通于社会,又能够实实在在地表述出来。


“用考试促进学生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认同。”臧铁军表示,近几年的高考命题,明确提出要围绕立德树人的根本任务,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增强学生的社会责任感。因此,试题和试卷要提高政治站位,强化使命担当,切实履行政治责任。



教育评价促进学习方式变革



教学评价如何发挥好自身的评估监测功能,真正成为学习方式变革的促进者?针对这个问题,专家们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中国教育学会会长钟秉林认为,要完善学生评价制度,从思想品德、学业水平、身心健康、艺术素养、社会实践等方面,基于事实和数据,客观准确地反映学生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情况,并将综合素质测评结果作为高校录取学生的重要参考。


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北京市教育督导与教育质量评价研究中心主任赵学勤,重点介绍了北京市在“学校内部教学过程评价”方面的探索:“一是结合学生人生发展规划,实施整体性评价;二是制定个性指标,实施个性化评价;三是基于真实的环境,实施真实性评价;四是丰富和拓展评价方式,实施多元化评价;五是评价主体互动,实施互动性评价。”


会上,赵学勤列举了几个关于学生评价的生动鲜活的例子,引起了与会者的共鸣。


其中一个例子是关于学生整体性评价的。一位学生在自我规划中这样写道:“如果,我做了一名幼儿园的老师,我不教孩子们算术和钢琴,我只教他们怎么和别人打招呼,如何和帮助他们的人说谢谢,告诉他们不在名胜古迹乱写乱画,教他们怎么排好队和怎么把垃圾扔进垃圾桶;如果我做了一名中学教师,我不会告诉他们中高考就是一切,我会告诉他们以后进入社会,绝不摧眉折腰,绝不攀附权贵,告诉他们用自己的努力去奋斗出自己的未来。”


“可以想想,这个孩子以后真的去做了教师,将会给我们的教育带来什么?”对于近年来北京市在学生评价方面所进行的探索,赵学勤十分感慨:“理想的种子已不再是萌芽状态,它在萌发巨大的力量,自我认知、自我规划的教育在慢慢地发生着!”



脑科学研究影响学习方式变革



本届论坛上,专家们介绍的“脑科学”对学习方式的影响,引起了大家的极大兴趣。


北京师范大学脑与学习科学研究中心主任薛贵在主题发言中表示,通过脑科学研究,可以利用大脑学习规律促进语言学习,可以分析大脑发展不平衡导致的问题行为,可以遵循大脑发育规律获得早期听觉经验与语言发展,可以遵循大脑分工规律进行陈述性记忆和程序性记忆等等。


近年来,随着脑科学的研究不断深入,其揭示的事实将对教育产生深远影响。薛贵认为,脑科学将带来学习目标的变革,学习评价的变革,学习内容的变革,学习技术的变革。


“欧美学者开始日益关注脑与神经科学及教育的关系,利用神经生理数据来研究教育已成为一种趋势与潮流。”教育部信息化专家组秘书长、华东师范大学教授任友群指出,“学习者、知识、情景、介质、教授者”这些教育行为的“元素”,都需要我们去分析、去研究,但长期以来,我们对教育的观察都是经验性的。他对华东师大的脑科学研究目标做了介绍,以班级为单位实施定量研究,可以对学生学习的状况和学生教学的状况进行建模,对以后课堂成效、教研师训等具有革命性意义;促进脑科学研究成果在教育中的正确应用,激发教育创新,发掘基于脑的“中国学生是如何学习的”这一重大基础科学研究命题的突破口。


□文/ 本报记者 梅林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