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期待“院士退休制”及早落地

2018-01-11


据1月4日《南方周末》报道,2013年,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实行院士退休和退出制度”,此后各部门一直在推动。2015年,国务院办公厅发文,进一步明确“院士年满70岁退休”,并将最后执行期限定在2017年12月31日。如今改革任务的时间点已过,多位院士均表示尚未接到退休通知。人社部相关部门回复记者,已经了解到有关情况,正在做相关研究。专家指出,院士退休制度需待相关配套政策确定后实施。


相对于到了一定年龄即可享受退休政策的面广量大的国家公务员、企事业单位干部职工而言,作为高端人才的院士退休制度,不该一直处在“正在做相关研究”阶段,而应加快顶层设计,明确相关配套政策,争分夺秒及早落地。因为,这不仅是对“稀缺”的“国宝级”一千六百多名两院院士的尊重敬重、关心关怀,更是对他们健康的呵护和生命的保护。


据悉,我国现有两院院士一千六百多名。在中科院的八百多名院士中,四百多人已年过70岁,除了工作关系在中科院的两百多人,还有约半数工作关系在高校、部队或其他科研机构。而与中科院不同的是,中国工程院不设实体研究机构,所有院士的工作关系都保留在原单位。但工作关系无论在哪,都不应是让院士“一直不退休”的理由。


社会上有些人认为,院士做的都是研究性工作,带教学、做实验,这些对对经验要求高,对体力要求不是很高;有人还发出了“为什么非要催着院士们退休”的诘问。言下之意,院士有无退休制度无所谓。其实,这种观点有失偏颇。脑力劳动特别是做研究、搞科研的科学家及院士,其废寝忘食、经过无数次试验失败的苦思冥想、绞尽脑汁、寝食难安,那份辛劳和辛苦,只有身在其中的人们才知其艰辛和不易。已故的陈景润、华罗庚等科学家如此,健在的屠呦呦、袁隆平等许多“国宝”莫不如是。


2017年7月4日去世的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著名能源动力科学家陈学俊,90多岁高龄时,仍在实验室和学生们一起交流工作。


在职就要负责。爱岗敬业、无私奉献的精神,无不闪耀在每一位院士身上。基于此,尽快实行院士70岁退休制度,并不影响他们从“战斗员”变成“指挥员”或“观察员”、从“台前”到“幕后”或当“顾问”的余热发挥。旁观者清。从这个层面上说,院士退休反而能培养出更多更优秀的“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接班人”。同时这也符合院士“年轻化”的遴选规定和发展趋势。


生老病死,人的生长规律无法抗拒。院士们“活着就是个宝贝”。退休后的院士们想干事能干事就让他们干事,想带孙子哄孩子就让他们享受天伦之乐,想旅游看风景就让他们到处转转,到处玩玩。有何不好?有何不可?


党的十九大提出“老有所养”,这应当惠及包括一些如今已有孙子辈、重孙辈的院士们。况且,我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落实好“国宝级”院士退休后的相关待遇问题应是“小菜一碟”,不该成任何问题。


□文/吴旭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