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中国教育现代化面临哪些新形势

2018-06-14

编者按:到2020年,我国将实现建设全面小康社会的目标。中国教育现代化将面临怎样的形势?后全民教育时代,我们又会面临何种挑战?

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秘书长张力认为,教育发展说易行难,从全球范围看,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的大国,教育在取得了一系列成就的同时,也面临一些需要解决的问题,这其中包括面对正规教育、非正规教育、非正式学习之间的成果互认转换,也就是建立终身学习立交桥的挑战。


从三份国际报告看教育发展方位


在教育领域,国际社会上有三份凝聚共识的关键性文件。最早应该追溯到1972年由法国前总理富尔牵头撰写的《学会生存:教育世界的今天和明天》报告。这份报告最重要的是全面梳理了终身教育和学习型社会理念,把以往欧美国家对终身教育、学习型社会的一些观念聚焦在这样一个篇幅不长的报告当中。


第二份报告,是1996年由前欧盟轮值主席德洛尔领衔起草的《学习:财富蕴藏其中》,报告指明21世纪终身学习需要四根支柱——学会认知、学会做事、学会共处、学会做人。对于中国人来说,学无止境这一点已经融入我们的血液当中,所以中国人对终身学习有一种天然的亲和感。


第三份是2015年的《重新思考教育:迈向全球共同事业?》,报告认为教育作为“共同事业”能超越“公共事业”所固有的个人主义的社会经济理论影响。这三份报告在国际社会形成较大共识,也对我国教育发展具有较好借鉴意义。


从这样三份凝聚共识的关键性文件切入,就可以知道从现在起到2020年到2030年、2035年甚至到2050年,我们教育的走势有什么样的状态。 

进入新千年以来,思考我们教育发展模式和制度建设,需要面对可持续发展的大局。无论是国际组织,还是中国政府,在政策层面都在思考教育如何对接可持续发展。中国作为发展中的人口大国,已在积极地、多方位地作出回应,并付诸行动。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全民教育监测报告,世界银行的评估,再到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人类发展指数,从这些数据中,我们可以看到中国教育的普及处于中等收入国家平均水平,已让世界刮目相看。


后全民教育时代有哪些趋势


回顾世纪之交以来,围绕着全民教育之后的政策选择,各国纷纷探讨有质量的全民教育,全纳的全民教育,保障全民基本技能,更强的全民教育,全民的终身教育,以及全民的可持续发展教育。中国地域辽阔、人口众多,不同地区在以上六个选项上完全可以有所重点作为,与其他发展中国家相比,中国有信心、有底气,也有必要的物质条件,能够探索形成适应基本国情的发展模式,同时,参考其他国家经验教训,精心选择中国特色的教育发展道路。


与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相配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15年底发布《教育2030行动框架》对七项教育子目标作出细化引导,沿着这些远期目标,近期各国政府教育政策都在朝着三个关键词聚焦。一是力促公平,当然政府需要依法负首要责任;二是增强有用性,恐怕是整个教育服务供给侧都要承担的使命;三是提升教师质量,既然学无止境,教师质量提升也没有止境。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围绕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提出了非常重要的要求。那么,对于教育现代化来说,意味着什么?围绕“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就深化教育领域综合改革进行具体部署,十八届四中全会部署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将对依法治教提出更高要求,十八届五中全会瞄准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就推进教育现代化、建设终身学习的学习型社会,提出一系列重要举措。


党的十九大报告首次提出“建设教育强国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基础工程”的历史性判断,明确了新时代优先发展教育事业、加快教育现代化、建设教育强国的战略部署,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提出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的新要求新举措,更加重视增强教育系统自身实力和教育服务“五位一体”总体布局的能力,为中国教育现代化融入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大潮之中指明了方向。


教育现代化和实现中国梦紧密相连,中国教育的现代化,将以我们国家现代化为唯一目标。党的十九大报告确定到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相应地,教育现代化必须适度超前实现,为国家现代化奠定人力资源深度开发的可靠基础。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中国教育现代化也将不断向国外学习借鉴、为我所用,中国定会做出一个教育现代化模板展示给世界。


教育亟需解决的问题与发展方向


时至今日,我国教育发展说易行难,在发展过程中还有哪些未解决的突出问题?应该如何更好促进和保证教育的可持续发展?


第一个问题是中国九年义务教育巩固率,也就是小孩子初中三年级按时毕业与小学一年级入学时的人数之比。作为“十三五”期末约束性指标,我们抓紧控辍保学,力争到2020年达到95%,但还不能承诺百分之百,因为现在欠发达地区没有办法一下做到,但未来若干年必须努力做到。


第二个问题是“构建衔接沟通各级各类教育、认可多种学习成果的终身学习立交桥”,这是习近平总书记对中国教育的殷切期望。预计到2020年,我国同高收入国家相比,高中阶段毛入学率落后10个百分点左右,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落后30个百分点,我们还在追赶过程中,其中,正规教育、非正规教育、非正式学习之间的成果互认转换,依然是一个大问题。好像人的生命体一样,在不同器官中有血管连接,中间流动的是血液,在终身学习制度中流动的“血液”就是学分,并不一定指向更高学历文凭证书,而是个人学习能力的标识,还需加快健全相关的制度体系。


在现今的信息化社会,我们正在迎来教育和学习资源的“战国时代”,各种各样的平台基地层出不穷,特别是人工智能进入教育和学习领域,作为可迁移性知识的传授辅助功能正在进一步显现,今后还会生成更高的升级版。中国教育除虚拟的网络教育之外,还应包含实体网络,如学校联盟、协作共同体、专题专项组等等。预计2020年前后的中国教育现代化,将以教育治理法治化为基础,以教育信息化、国际化、网络化为支持,必将形成更加有利于全体国民终身学习的新格局。


□文/张力(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秘书长)

据张力在第二届国际化学校行业年会上发言整理,经本人审定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