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玥若寒:校园里的那些花儿

2018-09-14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已是秋天,夏天已要悄悄过去,附中小花园里的花儿都谢了,树先生都只剩下盎然的绿叶。只有偶尔可见的几株小野花,在一片养眼的绿意中兀自沉默,漫不经心地点缀着整个小花园。


课余,我时常独自一人来这里散步,听那些野花低语,又想起过去的那些花儿短暂的一生,内心竟有些怀念。我亲眼见过那些花儿悄悄长出娇嫩的花蕾,亲眼见过它们肆无忌惮地在初春的空气里尽态极妍,又亲眼见它们一朵朵从树上飘落,然后又一片片飘进了我的心里。


我很是怀念那些花儿。


初春,四季中最好的时光。校园仿佛一夜之间就冒出了春天的颜色,就像春光乍现;原来灰暗的天空一下就蓝了,冬天暗淡冷漠的太阳一下变得光芒四射;从南方回来的小鸟,渐渐地在北方的天空活泼起来;同学们纷纷脱下了厚重的棉衣,换上了舒服的单衣;课间和放学后,原本沉寂的操场变得沸腾、热情起来……到处都是生机勃勃的繁荣景象。


我是什么时候开始感觉到春天的呢?大概是有次午休去食堂买完水,从小花园里穿过时,忽然迎面扑来的大片新绿和扑鼻而来的浓郁花香。


安静又热闹的附中小花园,一直是我最爱的地方。春天来后,当光秃秃的树枝上长出第一瓣花苞,这种感觉便愈发深入我心。


我已不记得花开的明确顺序了,它们仿佛就像小时候俗气的日记里写的那样,争奇斗艳,竞相开放。


但最先长出来的,肯定是迎春花。是它,高楼晓见一花开,便觉春光四面来,为被寂寞阴郁的冬天笼罩的校园点亮了第一缕重生的希望。这小花园里啊,属它最耀眼。我向来不喜欢迎春花,因为它总像个披头散发的疯子,野蛮强悍,我行我素,只要春天来了就能不管不顾呼啦啦扯起一面迎春的大旗,好像是替春天扛旗助威。而如今再细细品味,却对它有了一份尊敬和爱惜。它根本不用谁用心看护,简单明快,雷厉风行,就像是春天的使者,只要春风一吹,它们就像听到了号角,成群结队,冲开冬天的藩篱,为人间带来春的消息,热热闹闹地开放后,又随春天默默离去,忠贞坚定,顽强随性,是春天最忠诚的追随者。这样勇敢而专一的花儿,又如何不让我尊敬和爱惜呢。


接着就是桃花了吧。它通常有五片浅粉色的透明花瓣,粉润的颜色像极了情窦初开女孩害羞的脸颊,透过阳光,可以清晰地看到花瓣上的纹理,且由外向里颜色逐渐加深,中间还夹着五瓣不引人注目却又饱满的小叶子,小叶子怀里,肆意地生长着柔软的花丝。时间一长,一瓣瓣桃花便像被施了魔法一样缀满了整棵桃树。


来得最声势浩大隆重喧嚣的便是丁香花。有一日,当我踏进小花园的那一瞬间,便知道丁香花小姐肯定出场了,它的淡淡清香像是陶醉人的秘密武器,我已经被香味俘虏了。在近距离接触它之前,我一直认为丁香很神秘,它总是出现在青春主题的电影或电视剧中,象征美好纯洁。殊不知它除了美好纯洁,还表达忧怨之愁,“芭蕉不展丁香结,同向春风各自愁”;还能落下朦胧之美,“我希望飘过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校园里的丁香花多为白色或淡紫色,一簇簇地结在同一个枝干下,它们依偎在一起,像是一群正值豆蔻年华的小姑娘,羞红着脸在春风中摇曳,精致小巧,饱满含羞。


我坐在小花园的长椅上,不禁有了些恍惚,不知我曾看到过的这些生命力强悍的花儿,钱学森和赵世炎等历代附中人是否也曾专注地看过?也许啊,他们也曾与我一样,欣赏过眼前花儿所经历的一切,有过跟我一样的珍惜和感动。今天它又穿越了百年的时光来陪我和我的同学们,在未来无数个细碎的光阴里,它还会陪着下一届,下下届……


我闭上眼,想象着与那些花儿融为一体,能感受清风,能沐浴阳光,能感知四季的轮回,能用最美的年华陪最好年华的附中人,也仿佛听到了朴树的那首歌《那些花儿》,“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她身旁,今天我们已经离去在人海茫茫,她们都老了吧,她们在哪里呀,幸运的是我曾陪她们开放……”


□文/孙玥若寒 (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高二年级)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